当林荒抬起手掌,接住了炽天衡那一拳的时候,整个虚空中的氛围是急速变化。

只在那么一瞬间……

空间凝固了。

岁月停滞了。

可在瞬间之后,一切如常,这只是诸神的错觉。

不过……

就那一道身影,安静的站在那里,不过六境实力,却给了诸神一种莫名其妙的惶恐感。

炽天衡神通法则涌动,挣脱了林荒的手掌,随后后撤而回。

他神色变得阴鸷,眼底身处还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惊慌,因为身前这个只有六境的青年,让他心底有着不安。

“你是谁?你到底是谁?”

炽天衡压低了声音的问道。

林荒负手而立,他回首虚空,眉间有着一丝亘古的苍凉,喉间声音低沉,如同来自远古的呢喃之语:

“尔等……可曾听说过人族……潮汐祖地?”

话音落下间,林荒陡然扭头,只在他身形震动间,体内冒出了一道道可怕神光。

每一道神光蔓延而出,凝聚成了大道长河。

而在大道长河的末端,是一道道虚幻的身影……

那些身影,衣着古老,神色苍茫!

他们纵然身影虚幻,却给人一种无敌的伟岸之感。

那一道道身影,占据了虚空,遮蔽了苍天……

轰!

九霄苍穹之上,有雷霆浩荡,酝酿而来。

似乎这些身影出现就是一种错误,他们为天地所不容,被万古所遗弃。但是他们依旧存在,残念归来……

“潮……潮汐祖地?”

这一刻,虚空神明多是震惊无比。

这些神明之中,有不少出自大族,虽然对于人族潮汐祖地不甚了解,但是也曾经听说过这神秘的存在。

只不过在茫茫岁月之中,人族潮汐祖地不曾现世,消失了太久,不被诸天万族所关注。

却没有想到,今日却是突然出现。

没有任何的征兆。炽天衡眉头紧皱,他出身炽天神族,对于人族这个敌族,自然是有更多的了解。而且他得到过泼天造化,血脉返祖,在炽天神族中自然有着不一样的地位,

所以他比众人知道的更多。

而再联想一下,他来乱古域之前,那天地雷霆大作,一粒尘埃照破山河的场景,不免让他心中有了怀疑。

人族潮汐祖地……当真出世了。

他不明白,为何潮汐祖地中的意识会突然复苏……在炽天神族中,也存在祖地,不过那些战死的先辈是很难复苏的。

否则这诸天万界,早已经成了各族先辈们的乐园。

诸族神明震惊,人族的神明也差不了多少。

遥天神明、战天神尊等人脑子直接嗡嗡的……他们都怀疑自己听错了,潮汐祖地?

这祖地的存在,连他们都不曾瞻仰过,只是有所耳闻。

可是……这是个什么情况?

相反周天神和太一神王倒是镇定一些,脸上有一种释然的笑容,仿佛心中的想法得到了印证。

周天神扭头看着太一神王,似乎有话想说。

太一神王不敢抬头直视诸神,他微微一瞥,便是点了点头,躬身抱拳道:

“人族后辈,见过诸位先祖!”

太一神王都开口了,人族诸神自然得行个大礼。

“无妨!”

有虚幻的身影开口,仅是一个眼神,便是让众人感觉到浑身被抬了起来,然后尽数被挪移到了林荒的身后。

“诸位披肝沥胆守护祖地多年,今日我等且微微出手,以灭仇雠!”

林荒话音刚落,便是看向了炽天衡与诸族神明,“虽然只有六境,但已经是欺负你们了,你们一起出手吧!”

林荒声音平淡,可是说的话很太过嚣张,让诸族神明都是皱起了眉头,眼中有着怒火。

即便这是人族的潮汐祖地,有着不可估量的实力。但如今,毕竟只是藏身在一个三境神明的体内。

即便是强行将境界抬升到六境,又能如何?

难不成,当真以为可以凭借六境的实力大战这么多神明?

刹那间,诸神同时出手,向着林荒而去。

“小子,睁开你的神识之眼,吾等不轻易出手,也没有多少机会出手,看清楚了……什么是大道之威,什么样的路才能衍化出万界生这种无敌大道的存在!”

林荒开口,像是再唤醒神明。

旋即,那虚空中林荒挥袖,他傲立于苍穹之下,面对诸天神明,神色冷淡而轻蔑,他举手投足间,言出法随。

王道!

只在瞬息之间,林荒体内有苍龙升天,随后化作一道高达万丈的伟岸身影,那身影身披王袍,手持帝剑。

仅是站在那里,便有一股恐怖的威压。

这种威压,竟是让诸神的速度都变慢了不少……以六境压制七境甚至八境的速度,而且仅仅凭借着威压……

人族诸神大开了眼界。

“王道在于势,真正的王道,所修炼而出的,乃人皇之气……人族绝迹人皇太过久远的岁月,但是……人皇之气依旧存在!”

林荒低沉开口,声音中却又一种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无敌气魄。

看着愈发靠近的诸神,他神色睥睨,薄唇轻吐间令得这方天地变色:

“霸道!”

“杀道!”

“佛道!”

话音未落,林荒体内再度出现了三条大道长河,长河落下之间,化作了三道顶天立地的身影。

那霸王一身黑袍猎猎,墨发横舞,有着独断万古的姿态。他抬手间,便是将一位六境神明直接秒杀。

而杀道之身在出现的一瞬间,便是化作了血色光芒,血光所到之处,便是神明的尸体。他不愿意给世人留下身影,只会留下杀戮的传说。

而那佛道,璀璨滔天,一掌拍下便是叠加了十八层地狱和三十三重天。

“彼岸花开,佛魔双渡!诸位施主,烦请上路!”

四大道身现世,竟是直接挡住了诸族几十位神明的进攻杀伐。

而那炽天衡反倒是没有急着进攻,他在后方眯着眼观察这着林荒,似乎随时准备一击必杀……

林荒抬头,他同样抬头看着那炽天衡,“一个八境神明,莫要在吾等面前装作智慧深沉,你的思考,只会让吾等发笑!”

“八境神明,在如今这片天穹下固然强大。可是在吾等面前,不过是曾经弹指劫灭的存在!”

“若你还想抗争一下,或许化身大破灭灾天使为好!”林荒摇头,“不过吾等出手,你所有的挣扎,皆是徒劳。最终也只能证明你与吾等的差距,足够让你……绝望!”